首页 > 旅游日报 > 热点 > 正文

跟着苏轼逛徐州|徐州中轴线读城之苏轼文化篇

来源:中国旅游新闻网 2021-11-11 12:50:59

前言

林语堂说,“我若说一提到苏东坡,在中国总会引起人亲切敬佩的微笑,也许这话最能概括苏东坡的一切了。”在徐州,若提到北宋知州苏轼“苏徐州”,也会引起徐州人的敬佩和微笑。

苏公一生宦游谪居途经数十州,却乐天洒脱,会吃会玩,能书能诗,是一位超级驴友、玩家、美食家,亦是百姓喜爱的网红大叔。

1077年,苏轼自山东密州转任徐州知州,在徐州两年间,抗洪水,挖煤炭,抓冶铁,造兵器,劝农桑,修水利,留下了300多篇描绘徐州山水人事的诗文佳作。

在徐州南北历史文化轴即徐州中轴线上,北端黄楼、中端户部山、南端云龙山,皆有苏轼的屐履和美文。黄金周里,沿着中轴线由北向南,跟着苏徐州逛徐州,不亦快哉。

黄楼盛会,快哉徐州

位于徐州中轴线最北端的黄楼公园,是老城区市中心商业区的一片绿洲,主体建筑黄楼与镇河铁牛、五省通衢牌坊毗邻而立,构成了黄河南路、庆云桥东的人文景观,是徐州苏轼文化的重要景点,也是喜好寻幽探古的游人的打卡地。

“荡荡清河埔,黄楼我所开”出自苏轼《送郑户曹》诗,此诗历数徐州山川胜迹和古今豪杰,亦写出了建造黄楼的初衷。

熙宁十年(1077),苏轼由密州(山东诸城)调任徐州知州,到达不久,黄河决口于城下,苏轼日夜巡守,率民军挡水。水退后,为避免徐州再遭水害,苏轼奏请朝廷拨款在徐州筑堤固岸并建黄楼。

据《徐州揽胜》记载,黄楼初建于东门城墙上,清代多次重修,至解放初期黄楼岌岌可危,1988年,徐州市政府在现址重建黄楼。

“此楼取名‘黄楼’有‘土实胜水’的意义。”市苏轼文化研究会研究员李世明解释说,“黄代表土,以土克水,这是黄河岸边徐州人特有的风俗,‘黄楼镇水’即从这里来的。”

民间有种说法,黄楼是苏轼拆了项羽楚宫而建,颇有破坏古迹之嫌。真相如此吗?

《苏轼年谱》中的一段话或可作解:“府有废厅事,俗传项籍所作,而非也。恶其淫名无实,毁之,取其材为黄楼东门之上。”徐州东门临河处是防洪要冲,城门、黄楼都要修好,但民困财乏,苏轼只得拆除“废厅”。“废厅”是楚宫在当时仅为传说,且名为“废”厅说明久已败废,于是便有了拆厅修楼这桩事。

为庆祝黄楼落成,苏轼于元丰元年重阳节广邀名人故友,在黄楼赋诗作画。黄楼聚会吸引了王巩、颜复、道潜等文坛大咖。

苏轼作《九日黄楼作》,苏辙、秦观虽不在徐州,也都作了《黄楼赋》,陈师道作《黄楼铭》,黄楼聚会堪称徐州历史上的一场文坛盛事,黄楼因苏轼之名而成为后人文人墨客到徐州必游的风景胜地。

在徐州,因苏轼而闻名的还有城东南角的快哉亭。苏轼曾在亭中沐风赏景,挥毫写下《快哉此风赋》,“贤者之乐,快哉此风”,快哉亭之名由此得来。

“快哉”蕴含了苏轼坦荡的处世情怀、快意的人生态度。2021年,“快哉徐州”成为徐州新的城市文旅品牌,诠释着城市推介语“品两汉文化、赏山水美景,游快乐徐州,享惬意生活”的内涵。

“徐州是一座光荣的历史文化名城,苏轼在徐州为当下的社会提供了积极健康的文化资源。”今年6月,第24届中国苏轼学术研讨会在徐州举行,四川大学教授、中国苏轼研究学会会长周裕锴对徐州的苏轼文化大加赞赏。

苏轼任职徐州的时候40岁,正值最好的年华。他在徐州重民生,兴水利,受民爱戴,学者将其在徐州的两年称为“黄楼”时期。

斯人已去,精神长存。徐州八景之一的黄楼目前正闭门提升内部展陈,将以更加完善的述说方式,迎接新时代里一批批慕名而来的苏粉。

古戏马台,新户部山

徐州中轴线的中部,回龙窝街区之南,云龙山之北,有一处隐在四周高楼中的山丘曾是徐州城南的避水高地——南山。南山后因明代户部分司的办公地点入驻到此,而有了户部山的新名。

戏马台位于南山之上。公元前206年,项羽灭秦后自立为西楚霸王,定都彭城。据地方志“古迹考”记载,戏马台在城南一里,项羽因山为台,以观戏马,于是有了戏马台。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戏马台不过是南山之上的一台而已,但是因为西楚霸王名气太大,为此台添上一道金色的光环。”徐州文史学者朱浩熙介绍,“随着戏马台名声越来越响,南山的呼声越来越弱,久而久之,世人只知有戏马台,而不知南山为何物了。就这样,戏马台潜移默化地替代了南山,成了一个永恒的地名。”

戏马台离城较,拾级可上,是人们理想的登高之所。南北朝时期,各地盛行,寺庙兴起,东晋大将刘裕北伐时坐镇徐州,在戏马台东侧兴建了台头寺。台头寺曾是彭城八大古寺之一,刘裕重阳登高,在戏马台大宴群僚,著名诗人谢灵运、谢瞻等人即席吟诗,亦成为历史佳话。

古代文人喜聚会宴乐,游名山胜水,吟诗作赋,文艺家苏轼更不例外。苏轼在徐州两年,曾五次来到戏马台,或做导游,或与文人雅士诗酒唱和。

徐州苏轼文化专家谭敦容研究,戏马台曾有苏轼种的10棵树,种树的时间在他即将离任徐州的元丰二年。

这一年,苏轼邀请路过徐州来看望他的朋友宋希元一起来到戏马台,以植树叙友情,并写下《种松得徕字》诗作。

该诗前四联叙述了种榆容易种松难,歌颂了苍松翠柏“气压千亩槐”的气概,中间六联苏轼期望所植树木能在戏马台成为千岁之材。时过境迁,苏轼当年种植的树木随着台头寺的损毁一起消失在风尘中,然而苏轼对生态绿化的情致依然随着他的诗文驻留时空。

史上的徐州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和贸易集散地,明清时期的老南门,包括南门外到户部山一带是徐州的商业贸易区之一,特色商街纵横,高宅民房林立。

完美的城市环境最为显著的标志是拥有连续的、可使人感受到历史变迁和生活场景变化的文脉环境。户部山一带的老街巷和古民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得到了初期的保护,作为原生态的历史文化街区,成为1986年徐州入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入场券。

在徐州市“十四五”文化旅游发展规划中,户部山与回龙窝一起打包,通过节点提升、贯通交通、打造慢游体系等工程,让游客在徐州体验古今交融的城市魅力。

古戏马台下,老街区中,“千古繁华地 徐州不夜城”的户部山每一天都是新的。

云龙山间,对话苏公

循着苏徐州的足迹由北向南,穿户部山步行街,过徐州博物馆,便来到了徐州中轴线南端的5A级的云龙湖旅游景区之云龙山。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云龙山不高,却因为苏东坡的诗文大放异彩;云龙湖不深,却因为苏东坡的足迹熠熠生辉。”徐州市作协副主席周淑娟感慨,“苏东坡走遍了徐州的山山水水,赋予了徐州山水神气和灵气,徐州山水也回报了他快意和得意。”

青山不改千年画,绿水长流万古诗。徐州云龙山古迹名胜众多,多半与苏轼的诗文有关。

云龙山西坡有黄茅冈,从黄茅冈沿山坡南行,不远处是原云龙书院旧址,院内东侧峭壁下有一天然巨石,即是著名的东坡石床。峭壁西侧有东坡坐像,苏公手持妙笔,笔尖仿刚刚写下他的率佳作:“醉中走上黄茅冈,满冈乱石如群羊。冈头醉倒石作床,仰看白云天茫茫,歌声落谷秋风长,路人举首东南望,拍手大笑使君狂。”

“春夏之交,草木际天;秋冬雪月,千里一色;风雨晦明之间,俯仰百变。”苏轼一篇《放鹤亭记》把徐州的美好融入四季,云龙山因《放鹤亭记》而闻名天下,历代文人骚客寻到此山,题字留墨,云龙山上围绕苏轼诗文题义建设的景点亭阁放鹤亭、招鹤亭、饮鹤泉达十余处。

“云龙山下试春衣,放鹤亭前送落晖。一色杏花三十里,新郎君去马如飞。”在云龙山西坡的杏花村,每年初春三月,杏花盛开,绵延十余里。

苏轼任职期间,曾多次率诗友前往观赏杏花,吟诗作赋。如今的十里杏花山坡上,年又新添了刘备泉、别有洞天、季子挂剑台等,共同描绘杏花村的美丽画卷。

苏轼一生颠沛跌宕,却始终笑对生活,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使他收获了古今无数拥趸。

“我独不愿万户侯,唯愿一识苏徐州,过苏公桥,登苏公岛,放歌云龙山的放鹤亭,醉卧东坡石床,游人来到这里,无不可以与苏公作千年的对话。”苏轼研究专家、中国矿大教授管仁福说。

云龙山水,处处苏公屐履。为提高城市文化内涵,云龙湖旅游景区抓住苏轼历史文化主线,打“苏轼牌”,唱“东坡戏”,做“宋文章”。如今,徐州市拥有与苏轼历史文化有关的景点50余个,使徐州成为全国景点最多、面积最大的苏轼旅游文化城。

年来的建设修复云龙湖景区生态环境过程中,徐州先后投资200多亿实施了“显山露水”“退渔还湖”“拆违建绿”工程。泉山区文体旅局副局长郭峰介绍,这些举措大大提升了景区人文价值和环境品质,对于改变徐州的投资和人居环境、发展徐州的地域经济、巩固徐州区域商贸旅游中心城市的地位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转载授权来自:徐州市文广旅局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0
编辑: zhangxin 标签:
逛厂寻匠:新技旧章梦生长 百龙总裁孙寅贵:风浪中成就
北京燕翔谭阁美饭店推出冬季 中国旅游住宿业发展报告(20
"冰雪之冠"亮相北京 黑龙江 TripAdvisor(猫途鹰)发布
华侨城挂牌新三板:借力资本 乐视杀入酒店生活服务O2O:

热点

前言林语堂说,我若说一提到苏东坡,在中国总会引起人亲切敬佩的微笑,也许这话最能概括苏东坡的一切了。在徐州,若提到北宋知州苏轼苏徐州

详细>>

不知不觉,天气就凉了下来,不出门甚至也能感受到冷空气的深深恶意!但是寒冷也挡不住宝宝们外出撒欢的热情,不过天气寒冷,孩子玩耍消耗体

详细>>

十年战略再赋新篇近日,广东楹联学会与广东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在观音山雅清苑正式签订十年战略合作协议。中国楹联学会顾委副主

详细>>

11月4日,在武汉举行的2021腾讯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位置服务高级总监曹栋清宣布WeMap(腾讯地图产业版)官网正式上线。官网将成为各位合作伙

详细>>

随着新信息时代的到来,新一代的5G通讯、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信息技术蓬勃发展,给经济带来了丰硕效益。现如今,国家鼓励

详细>>

原创音乐剧《闪闪的红星》北京首演引发热议这是一场跨越九十年的时空对话,也是一次红色经典的当代表达。2021年,对共和国而言是一个特殊的

详细>>

最近更新